科学家全权委托——是的

一切都应该有限制,但我相信这场辩论的重点不是讨论疯狂的科学家。当然有像门格勒博士和弗兰肯斯坦博士这样的人,但那些都是例外。有人可能会说,政治家和国家元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获得全权委托,但在戒严状态和战争状态的情况下,有法律赋予统治权力几乎无限的权力。这就是希特勒和斯大林这样的人的样子。对于成吉思汗和帖木儿兰等军事领导人来说也是如此。关键是任何人都不应接受不附加任何条件的全权委托。

但不应该有那些所谓的“精神领袖”对科学的侵犯。对正在进行的研究一无所知的人不应该做出太多关于科学的决定。我指的是科学界之外的政治家、牧师和其他此类领导人。应该有一些道德标准限制研究活动的标准,但作为一般指导方针。有趣的是,人们对干细胞研究和基因研究大喊大叫,但没有人谈论每年为了科学而屠杀无数动物的方式。我对这种有两个标准的风格有疑问,一个针对那些我们关心的事情和我们不关心的事情。这就是对科学应用一种非科学的、情感化的方法。它不起作用,因为它不应该在司法中起作用,甚至在军队中也不起作用。为你的敌人哭泣,当对抗的时刻到来时你就会犹豫。

应该对哪些活动称为科学进行限制。门格勒博士所做的事情在任何时候都不是科学。这是反人类罪,是与科学毫无共同之处的人们实施的普遍灭绝过程。日本人在威尔士所做的事情并不像他们假装的那样是科学,而是狩猎恩达受到政府支持的物种。所以我们应该关注这项研究的最终目的。这是一种病态的伤害欲望,是一种纯粹的物质利益,还是对知识和文明的真正收获。我不久前读到,有一些节目在 1800 年代中期用狗触电来证明电流是危险的。这有什么科学依据吗?我认为没有。这是一种营销和心理噱头,目的是吓跑人们。因此,让我们更加关心什么是科学,什么不是科学,让科学家们做好他们的工作。毕竟,由于资金原因,科学已经受到足够的阻碍。除非一些富人对这个主题感兴趣并变得更加富有,否则任何概念都不会得到充分研究……我想最终只有钱拥有全权委托


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